追蹤
電氣羊小說農場
關於部落格
魔鬼是墮落的天使;天使是馴良的惡魔
  • 857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科幻小說宗師亞瑟·克拉克辭世,享年 90 歲

「任何足夠先進的科技,皆與魔法無異。」

克拉克的名言。
這句話使我恍然大悟;原來科幻是奇幻的旁枝,原來多少SF,都是在慨嘆科學行的神蹟(或反過來,濕婆般的毀滅威能。)

亞瑟 克拉克在2008年3月19日離世,展開他個人的「奧狄賽」。

後半生住在斯里蘭卡,雖然因老病行動不便,但創作、思考可從未間斷,一直到生命結束,著述不斷。
他的去世,我們不只損失一個小說家,也代表一種時代之風飄然而逝。

克拉克的思維、創作,伴隨著20世紀人類的外星探索展開。字裡行間,表現一種勝利人本主義、理智的科學烏托邦;相信人雖為命運之神擺佈,但科技及理性,必能允諾他一美好的未來。

克老的小說角色,就像活在拉斐爾的雅典學園裡,專注在理想及理念追求中;沒有複雜的勾心鬥角、沒有醜惡的鬥爭傾扎。溫文敦厚、超越流俗;縱有針鋒相對,也是君子之爭…

真的;一輩子這樣多的小說情節,居然一絲情色描寫都沒有,我常覺得像在看神父寫作。

他對「人類」的「進化」有種近乎天真的熱切信仰;是的,既使是悲觀的讓好萊塢不敢碰的「童年末日」,其實也不能算是悲劇,不過是一種「演化結果」。

老克;真心期盼你化為星童;赤子般自由無礙,儘情探索這個宇宙、那個宇宙,像孩子追逐彩蝶。

儘管讀來如此天經地義,但人類的天真已逝,沒人會再以這樣的方式看待文明及科幻。我們不會再有另一個克拉克。

但永遠會有另一場奧狄賽。




PS:
如何紀念大師?

我的作法:擠出時間,好好再讀一次「2001:A Space Odyssey」

電氣羊






底下是克拉克的簡歷:


毛雅芬╱報導‧「放映週報」提供
 
放映周報提供
 

亞 瑟.克拉克(Arthur C. Clarke)一九一七年出生於英國,從小就是美式科幻小說迷。高中畢業後,因經濟條件不允許,他放棄升學,在英國教育委員會做起審計員。二次大戰期間, 他於英國皇家空軍部隊擔任雷達技師,開啟一連串具創造性的科學研討與發明。戰後,他連續數年擔任「英國星際協會」(the British Interplanetary Society)主席,於活躍於該協會期間,提出以地球同步衛星為通信中繼的構想,並為文討論航行太空的可能性。

克 拉克創作科幻小說起於二戰期間。戰時,他最早的短篇故事透過同人誌流通;戰後幾次成功的正式發表,使他早在一九五一年便決心專職寫作,並於一九五六年移居 斯里蘭卡(錫蘭),過著專注浮潛與創作的生活。在他的作品裡,劃時代的科學成就常與人際系統的崩析相伴,然同時,他又熱切信仰智識進化論,相信對知識的追 求,能給人機會超越限制、向上提升,臻至如「神」的境界。

完成於一九六八年的《2001:太空漫遊》(2001: A Space Odyssey),是克拉克參與的第一部電影製作。受導演史丹利.庫伯力克(Stanley Kubrick)之邀,他以一九四八年創作的短篇小說〈哨兵〉("The Sentinel")為基底,與庫伯力克共同發展、創造了《2001》的故事細節,其後,他完成一部小說,庫伯力克拍成一部電影。

《2001: 太空漫遊》講太空人戴夫.鮑曼(Dave Bowman)、法蘭克.普爾(Frank Poole)與其他三位夥伴被送上「發現號」太空船,航向木星進行祕密任務。影片呈現幾位太空人於「發現號」生活的方式與狀態,並以太空人與超級電腦 HAL9000相互鬥智、抗衡的過程為主要戲劇情節,於人類積極發展科技、挑戰太空計劃的一九六○年代,率先反省了科技可能帶來的危機,成為世界影史中的 重要作品。




喔,My Buddha!差點忘掉,電氣羊生平第一次做太空船,二話不說,就是先做「2001」載著HAL的「發現號」。

老克,這夠意思吧!!

 

        MAYA建模/特效、貼圖手繪

 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