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電氣羊小說農場
關於部落格
魔鬼是墮落的天使;天使是馴良的惡魔
  • 856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老王‧後記‧PIN UP

問:為何本篇小說使用這樣多的PIN UP附圖,難道不怕被列為情色網站? 電氣羊:(以下簡稱羊) 是這樣的,使用美的圖片,除了提昇美育情操外,對提昇瀏覽率亦有奇效… 問:真是不擇手段! 羊:其實「老王」的原型,來自小時候的印象。 那時大概小學4年級左右,每個禮拜日,我從學友美術社學完畫(記得老師是曾培堯先生),就會去探望奶奶。 奶奶住在今天高雄漢神百貨對面的一間老房子裡;4層樓高。她住一樓,上面兩層樓租人。 說是探望,其實是去接收奶奶固定會發的零用錢;「金孫、玉孫、寶貝孫!」,她會這樣嚷著、摟著我。每次固定給50塊,紙鈔;藍紫色。 這房子格局方正,老的可以,住過的房客不計其數,有一度還傳出有人見鬼。4樓沒住人,只有座舊式大床,有種逼人的陰森感,我常在樓層間晃蕩… 奶奶後來在一樓過世,我目睹整個急救過程。 (X,男子羊不回顧的;我是怎麼了…) 問:(手摀面)好恐怖哦 ─ 羊:怪的是,晃蕩那樣多次,鬼影也沒見半個。 有一度,有個老兵住在2樓靠大街的出租房,我還記得那房間的寒嗆及凌亂、他怪異的口音… 對一個人及家當能塞在6坪大空間的訝異感、單身光棍那種毫不遮掩的潦倒感、還有他牆上掛滿的美女圖片,年幼的我仔細觀察… 問:令人讚嘆!看不出來,小小年紀,就有對社會底層的深刻關懷… 羊:(連連搖手)喔─ 誤會了,我是研究那些西方美女圖片,尤其是露點的部分,那時代和今天不同,可不是那麼容易看到的… 問:(倒) 羊:(耐心等他坐回椅上) 問:後來老兵人呢? 羊:像其他的同類,就這麼不知不覺淡出、消失。 這些人很少控訴什麼,和環境格格不入,流露出一種逆來順受感。那潦倒孤單身影,卻一直留在心裡。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PIN UP。 我想過,那些海報、月曆對他來說,不僅是種異性的替代慰藉,似乎也是某種理想境界;永遠不可迄及的氛圍。 PIN UP,既使是露點的,往往並不是赤裸裸的色情材料;主角是個美麗的異性,親切大方的笑顏盯著觀者、歡欣溫暖的氣氛、還有背景常暗示的,一種理想的、樂園般的異國情調。 問:所以,「老王」的意象來自這老兵? 羊:是由這部分的記憶抽取出來;當然還有其他的東拼西湊。 問:疏離、莫名其妙的無意義生命,直至變動的恐懼促使他冒險,對現實真相的驚鴻一瞥… 所以你張貼PIN UP向老王致意? 羊:(點頭)是的,老王做的最後一件事是回去拿這些海報。 問:它們並非家人的代替品… 羊:但最實際的,就是這些凝視及微笑。 物換星移,轉眼之間,居然也已是「老羊」一隻……實在不勝欷噓─ (感懷、低落…) (夙的振作起來-)但「老王」一文對我別具意義,雖然那種生嫩筆調讓自己重看時蹙眉噘嘴,但它獲奬的肯定,卻鼓動了繼續創作的勇氣。 問:這是投稿處女作? 羊:非也。 是第一次寫作SF得獎,所以感觸頗深,這使得一直不斷在塗塗抹抹、寫寫改改的電氣羊,認真的看待寫作大眾小說這一回事。 問:什麼獎? 羊:倪匡科幻獎第3名。(第2屆,2002) 底下是評審之一,詹宏志先生的前言: 「當一九八四來臨時,或許有人會失望(還是慶幸?),因為喬治.歐威爾(George Orwell, 1903-1950)在他著名的小說< 一九八四>(Nineteen Eighty-Four, 1949)裡所預言的景觀(強權分據、專制統治、社會控制)並未真實發生,從某個角度說,小說< 一九八四>的預言是「錯」了。但是說也奇怪,小說裡描述的那個思想控制、語言操作的社會,卻又永遠是個揮之不去的政治世界倒影,我們愈看愈眼熟,從另一個角度看,它的預言一直是「對」的,只是這個一九八四年不會過去,永遠在每一個社會不遠的未來角落。   < 老王>就是這麼一個「一九八四」式的小說,它沒有太多科幻的機關佈景,也沒有太多夾槓的科學術語,反倒是模擬了一個也看來眼熟的「社會」;這個社會,人口已經太多,生活空間嚴重不足,「大有為的」(管一切事務的)政府不得不積極維持人口結構的平衡,做出一些驚人的事。明眼人當然也看出來,除了「一九八四」之外,小說中還隱藏了一個日本「猷山節考」式棄養老人的故事,聰明地創造了一篇社會學、人類學知識多於物理學、天文學的科幻小說。   作者顯然是擅長從既有世界取材的,那個「社會」監控嚴密,街坊里長窺伺的眼光無所不在,生活上一切都有國家安排,鳥籠般的住房,擠滿人的大食堂,以及菜市場般的健保醫院,這樣的社會似曾相識,很多人是記憶猶新的。而電視廣告出現: 「我們即將出發,您呢?是否準備好迎接新的開始?…」時,又讓我們會心地想起某個靈骨塔的廣告。< 老王>的作者提醒我們,好的科幻小說並不是來自數百光年之外的太空,更有可能是你我生活周圍的點點滴滴。 詹宏志」    問:(睜大眼)你有見到本尊嗎,大鼻老詹? 羊:有的。 問:哦,羊崽子,你真走運! 羊:在頒獎會場上和這號傳奇人物聊了幾句,向來只知其所學既廣且博,沒料到他對科幻居然也如數家珍,當真深不可測一奇士也。 問:你的靈感來自「1984」? 羊:就個人意識到的範圍,並未直接聯結到「1984」,但「1984」,倒的確是我覺得最精彩,甚至有用的案頭小說之一。 就這點而言,他的看法準得驚人。 問:有用;什麼意思? 羊:「1984」對極權專制社會的機制的深刻剖析,無人能出其右(在個人閱讀範圍內)。 正如詹先生說的:「只是這個一九八四年不會過去,永遠在每一個社會不遠的未來角落。」 而這樣對控制機制的洞察力,如果讀者內化為一種自覺,不就能對思想控制有一個程度的免疫?當你瞭解政治力量如何透過恐懼及憎惡來控制人心,這些套術也就不容易再有機可乘。 這樣的「有用」,或許也是「1984」(George Orwell於1948年定稿,他將48倒為84)半世紀來(曾被視為反共抗俄文學),一直未被淘汰,在書架上佔有一席之地的原因? 問:喔?或許是因為穿插了一場絕望愛情故事? 羊:(聳肩)JE NE SAIS PAS. 問:據說在評審時,小說名次有些爭議? 羊:是的。 詹先生覺得「老王」是他心中的第一名,但其他的評審有不一樣的意見。 對他的青睞我受寵若驚,但我對所有評審的評論(如倪匡、張大春先生)都極為感謝,他們的意見,使我獲益甚深,對後來在寫作上的成長有很大幫助。 我也得推崇葉李華教授推動科幻的遠見及努力,看到他的熱誠,覺得自己後生晚輩,不努力都不好意思。 問:可能的爭議在哪? 羊:我的寫作功力不足當然是敗陣主要原因,但「老王」一文少「科」少「幻」,不像典型科幻小說,也是爭議之一。 但在寫作SF時,我就深刻感受到典型起─承─轉─合結構的限制;似乎SF的閱讀經驗,就是在(忍受)一段敘述後,等著結尾的「爆點」(說真的,我常耐不住「速讀」;就是找到敘事「引信」燃燒的方向,然後快轉到「驚異結局」)。 問:不懂。 羊:栗子,不,例子很多,到處都看得到。 比如農場上的「F13」、「桌面」、「瑪雅」,都不脫這種典型結構。 問:也就是說,開頭 ─ 伏筆 ─ 就為了最後高潮? 羊:是的。 問:這也是很多讀者厭倦科幻之處;那有什麼策略可以變化? 羊:我沒有絕對的答案,但多讀多寫是一條沒有爭議的大道。 使敘述本身閱讀就是豐富的享受,而非為了結局而存在,是個辦法。 另外,多參考其他文體、類型小說的佈局。 還有多開發新題材;和科幻相關的學科不限於太空、機械、電腦…心理、語言、宗教都算。 題目也不限於外星人、飛碟、時光機器、生化機械人…事實上,和人類相關的一切學科、概念,都有可開發的潛力。 問:你會寫下去咯? 羊:我會盡我的一分心力。 問:很高興今天電氣羊接收訪問,謝謝。 羊:謝謝羊腸。 對評審意見感興趣的,請看: http://sf.nctu.edu.tw/award/past/old2.htm 葉李華博士;「科幻傳教士」個人網站: http://sf.nctu.edu.tw/yeh/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以葉李華先生為核心的努力,出了「倪匡科幻獎作品集1-上帝競賽」一書。「老王」一文內含其中。 貓頭鷹科幻推進實驗室出版,ISBN986-7415-85-X,2005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