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電氣羊小說農場
關於部落格
魔鬼是墮落的天使;天使是馴良的惡魔
  • 857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瑪雅

          瑪雅 「瑪雅;彎個身好嗎?」我說。夕陽正打窗戶進來,在廚房牆上拉出斜長的方框。 「沒看到我正忙?」瑪雅由烤爐裡拉出焦黑的肉排,泛煙的肉脂吱吱作響。她咬著下唇,十分懊惱。 「我…我想看看你的腿…」 她瞪我一眼:「真能挑時間。」 「一次就好,拜託。」我低聲說。 她的眼神由慍怒轉為溫柔,「真是個調情聖手,好吧;」她在我鼻尖點了一下,「淘氣鬼。」 瑪雅向前彎身,黑亮的長髮由肩膀披下,宛若絲緞。她的動作難以形容的優雅從容,第一次見面就令我心頭小鹿亂撞。 繫著廚房圍裙,兩手按在膝上,她轉頭看著我。短裙下是修長的腿。我集中精神,緊盯著渾圓曲線一吋吋檢查;皮膚有點曬黑,白色的絲襪在膝蓋接續,裹著結實的小腿及腳踝。 「滿意了嗎?」她好沒氣的問,輕扣著門牙。 沒有;什麼也沒有。 冷汗由額頭泌出,我閉上了眼,向椅背倒去,感到一股虛脫。 我明明記得… 「我說啊,你真的越來越神經兮兮。大概鎂不夠。」她直起身,整理衣服。 我沒應,我的嘴唇乾得快裂開。 瑪雅哼著歌,切起蕃茄及生菜。她那身白服真悅目,不止美,而且性感。性感和美不同,前者在自然中隨機而生,性感則是文明的菁華;對混沌的宣告。 立鐘響了;我驚跳起來,每一記都像猛敲在神經上。瑪雅捧著沙拉碗走向客廳。 「嘿!」她張大了眼,指著餐桌;「你的午餐根本沒動。」 那脫脂奶看來像杯白堊土,盤裡還有個臘塑般的煎蛋,全放在亮晃晃的大理石桌上。 「我沒什麼胃口…瑪雅;能不能讓我…看一下肚子…」我說。 「真不敢相信,」她發怒了,把碗往桌上重重一按,「天底下有這樣無聊的人!」。她怒視著我,眼瞳大睜,目光就像一頭猛獸。 「我整天忙進忙出,還得忍受你的幼稚,成熟一點吧,大男孩!」說真的,瑪雅生氣時一樣美,甚至比平時更好看。 「就這麼一次…」 「好吧,」她深吸了口氣,平衡自己的情緒:「我就怕看你愁眉苦臉,誰叫你是我的心肝?」 似乎覺得有點滑稽,她拋來羞怯的微笑,猶豫著解開扣子,襯衫下露出平坦緊繃的腹部。 「怎樣都看不夠,對不對?」她眨眨眼。 是的,瑪雅的肚臍就像就像個小颱風眼。腹部的曲線像海岸線,讓人不禁想起太平洋上的珊瑚島嶼、襯著蔚藍天空的海鳥、浪花、豔陽等令人開懷的事物。但現在,我得找出… 「你不在意。」 「什麼?」我沒反應過來。 「你根本不在意。你面無表情,對我沒有興趣!」她低聲吼著。 「噢…不,我沒有…我只是…只是累了…」 「哼,我可不是你的玩具。」她大步走向廚房,邊扣著鈕釦。瑪雅的脾氣越來越不穩定了。 「瑪雅;替我打個電話好嗎?」我小心翼翼的說。 「給誰?」 「打給媽,拜託。」 「跟你說過多少次…我討厭那女人!」她的吼聲由廚房傳來,還順手在牆上砸了什麼。 「那麼…打給K吧。」我接近門口。 「我試過了,根本沒人接,尤其現在是晚飯時間。」瑪雅走過來,抓起我的手:「別管別人說什麼,沒有什麼事我們不能自己解決。」 我猜瑪雅在說謊。 「先吃飯吧,飯後早點睡覺。」 「不!不要…」我呻吟著,連搖頭的力氣都沒有。 「這條小驢真倔強,但我也不差。」她哼著說,「來,我餵你,沙拉的營養最均衡,一共一千兩百卡,新鮮得像剛從菜園掘起來!」 看她說話,我有了一絲靈感,或許… 「瑪雅,張開嘴好嗎?」我嚼著生菜。 「哦,你想當醫生哪,ㄚ…」她張開嘴,還睜大了雙眼。 我集中注意力,看著那潔白無暇的牙齒;皎白如半透明的貝殼,完美得就像雕塑。 「舌頭向上翻…拜託。」 什麼也沒有。 「高興了嗎,大醫生?」她貼近我的耳朵,「快吃完飯,我讓你檢查個夠。」 我無法回答,痛楚開始浮現,意識漸漸變得模糊… 再回過神,耳邊一股聲音嘶嘶響,像有條蛇吐著信;有人打開了椅背的氧氣瓶。 「好點了嗎?」我看到她關注的眼神。 「現在氣色好些了,」她吻了我,「在這裡休息一下。」 「瑪雅…」我跟了過去,在門外叫喚。 「你一定要像小狗般跟著我嗎?我得工作!」她的聲音透過門傳來。 「停下來…」 「別煩我,我快好了!」瑪雅在浴室裡弄得乒乓作響。一邊像工人般吹著口哨,聲音強而有勁,有如黃銅喇叭,簡直能把腦袋劈開。 她快好了。 儘管接近虛脫,恐懼給了我力量。 勉力推著輪椅,我使著剩餘不多的體力,拿起客廳電話胡亂撥號:「你好,我是K,能為你服務嗎?」K的聲音傳來。 「快過來,」我低聲說,「我需要幫忙!瑪雅瘋了…她想要…」電話那頭寂靜無聲。 「想要你好,」聲音在身後響起,「上床去吧」。那是瑪雅,她晃著手上的電話線。 「不…我不要睡覺…」我啜泣起來,絕望湧上心頭。 「你比個小孩還不如,」她溫柔的摟著我,撫弄我的頭髮,這才發現她的白衣外裹著透明塑膠膜:「一切還不是為了你。」 「瑪雅;撥開頭髮讓我看一看,好嗎?」我哽咽著。 她瞟了我一眼,順從的解下護士帽,讓頭髮散放開來。 「低下頭。」 我滿懷希望盯著髮縫,中分處露出白晰頭皮,有如一道小徑。 沒有。 我呻吟著向後靠去,痛得呲牙咧嘴,顯然藥效退了。 「你怪我嗎?」她看著我。 不,我不怪瑪雅,她是我的謬司、創造及喜悅之源。這全得怪他們,都是他們的錯。我記得K;公司的業務說過:「…想一想,這一切不過一台家用車的價格。如果有問題,打個電話就行了。」K習慣以微笑頓句。我注意到,他的牙齒和瑪雅一樣潔白無暇。 「不過,別用來源可疑的資源…你一定明白我的意思,這會帶來無謂的法律糾紛。」 好吧,我也有不對。 我不該用廉價的地下產品,儘管省了一大筆。但我沒有惡意,只是希望瑪雅更好… 「血壓過高。」瑪雅作著檢驗。她擁有大量醫藥常識,還能一眼計算食物熱量。   「動脈壁糟得像堵塞的水管,不准再吃零食,你得減重!」變成護士的瑪雅說。 有道理,但沒有咖啡加上小點心,很難打起勁趕程式。 但我真想配得上她的身材。下星期有個高中同學會,那票人都叫我肥仔。 「哦,這樣有決心?想減多少?」她望著我。 「當然是越多越好,越快越好。」看著瑪雅的白色護士服,我樂壞了,盤算著也給自己郵購一套醫師行頭;中等身材就好。 一早,在難以想像的乾渴及昏鈍中醒來,那疲乏就像沈睡了一千年。正要起身…老天…我的腳…我的兩條腿在膝蓋以下… 「甜心,效果顯著,但還得再努力。」瑪雅靠著門框,白晰手中握著電動鋸刀,刀鋒掛著晶瑩水珠,像她臉上閃動的微笑。 「天…」我想嘔吐,但什麼也沒吐出來,昨夜我們吃低熱量電視餐… 「別難過,」她低聲說,「我知道不容易,這需要意志力。」她遞來紙巾。我笨拙的用左手擦臉,午睡後,右手只剩下空蕩蕩的袖子。 「親愛的,我剛剛在你打盹時秤過 ─ 52公斤!值得樂一下,對不對?目標達到後再一起慶祝吧!」 「目標…目標是多少?」我感到頭暈目眩。 「目標是 ─」她的眼瞳大張,放射光暈,看來空洞而失神,「越多越好,越快越好。」 一記刺痛傳來,瑪雅給了我一針,俐落而職業化:「放輕鬆,只要睡一覺。」 「不…」藥效很快;使眼皮沈重如鐵,現實的界線變得模糊,重力好像漸漸消失,和疼痛、意志一起蒸發,一種事不關己的感覺擴散開… 我還剩一隻手,唯一的希望。 我能結束惡夢,帶回熟悉的瑪雅…記得說明書上寫過…又好像是K說的,記不清了,K有一口鋒利的白牙,亮晃晃掛著水珠…好想睡…思緒越來越混亂…我只需要按下… 瑪雅扭著腰走來,她將推我進寢室。我喜歡她走路的樣子,喜歡那柔韌的腰桿,瑪雅能輕易後空翻…我卻連彎腰都有困難…記得那腰上有顆痣…別排除任何可能,也許… 「瑪雅…讓…讓我看妳的腰,快…」眼前景物在旋轉,就像有人開動了一台大型洗衣機… 噢,那天殺的RESET鍵到底在哪? (FIN) 電氣羊說: 「瑪雅」一文曾獲得第4屆「倪匡科幻小說獎」佳作,底下為評審意見: 評審講評:   本篇寫我與「瑪雅」的家居生活,活潑細緻,如生活散文:瑪雅會做菜,不止美,而且性感,第一次見面就讓我心頭小鹿亂撞,我要看她的肚子,她發怒看我,目光像一頭猛獸,她生氣時一樣美,甚至比平時更好看;她的肚臍像小颱風眼,腹部曲線像海岸線……讀這些文字,你會以為只是女性作者的科幻書寫,劇情逐漸開展,直到另一段說到瑪雅的不聽話,是我用了「廉價的地下產品」所致,讀者才明白瑪雅是一個美麗的看護機器人。   我一時讀不出什麼科幻意圖,或微言大義,場景一段一段呈現,有的文句且不完整──原來是故意點到為止,不知要拼湊出什麼意圖?仔細看了再看,才恍然大悟,原來記述一段段的輕鬆諧謔瑣事,竟隱藏著血淋淋、恐怖的失控機器人的故事。請再往下看:   我要減肥,瑪雅幫我減肥,哦,我的兩條腿怎麼啦?我見她在眼前握著電動鋸刀,臉上閃動著微笑;午睡後,我的右手只剩下空蕩蕩的袖子,瑪雅說:「親愛的,我剛剛在你打盹午睡的時秤過── 52 公斤!值得樂一下…」這個失控機器人的故事,作者寫來一點不血腥,從頭到尾輕鬆無比,場景生動,值得推崇。   作者惜墨如金,跳接閃動的情節,不細心閱讀,會錯過其中隱藏未說的部分。這個別具匠心的藝術營造,顯示其不凡創意。可惜作品與其他入圍者比較起來,缺少較大的格局,未能進入前三名。 黃海 極為感謝黃海老師深刻的講評。 本文並蒙收納在「倪匡科幻獎作品集2-百年一瞬」一書中;貓頭鷹科幻推進實驗室出版,ISBN986-7415-86-8,2005. 裡面有許多新生代作者精彩的作品喔!值得一閱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